首页  »  综合小说  »  [独傲——让蛋打鸡飞](全)作者:zhong
[独傲——让蛋打鸡飞](全)作者:zhong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干 狠狠撸 狠狠日 夜夜撸 撸一撸 狠狠射]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33199(全)
 
               皇宫刑房篇
 
  室外阳光明媚,微风和煦,适宜的温度让人感到惬意。独傲皇宫内一场调教 正在进行中……独傲是一个集漂亮妩媚、严厉而又精于各种调教手段的S,在S M圈子里无人比肩。她对于调教的方式和程度掌控非常精准,把SM的精髓体现 的淋漓尽致,能根据每个M的喜好项目和接受的程度在最大的极致内让M充分的 体验到独傲高超而又精湛独特方式的调教。既让M承受了所能承受的最大痛苦又 不对M的身体产生器质性和永久性的损害,在心理和身体上让M感受到痛并快乐 的感觉,在天堂和地狱间轮回……老大的调教并不是刻板程序化的,高明之处在 于会随着调教场景的变化、情节的发展、M的承受能力,N多方式就灵光一现闪 了出来……并即刻施展。在与M的问答对话过程中时常暗设圈套、陷阱,让M不 知觉间就掉了进去,即给老大的惩罚找到了借口,又充分调节了现场的乐趣和气 氛……独傲每调教过一个M后都对所有用过的器械消毒,以保证不给M造成可能 的伤害。每一个被独傲调教过的M无不被深深的折服而永远的拜倒在她的脚下心 甘的做为独傲的裙下之臣……发自内心称独傲为老大!现实生活中的独傲如邻家 姐姐一样优雅,小资,谦和温柔,多才多艺,才貌双全,对人和蔼可亲,又有着 男人般的大度、豪放……呵呵,本人愚笨,穷尽赞美之词也表达不尽老大的脱俗 之美……每个被调教过的M,都被老大视作生活中的朋友。但在调教时老大绝对 说一不二、不容忤逆,因为这是在————独傲的国度!!
 
  皇宫刑房里独傲正对一个M实施着刑调……刑房四周、顶部及地面全用镜子 组成,墙壁周围挂满各种调教用的刑具,让置身刑房的M不由自主的感到敬畏、 恐惧……这是个喜好被虐阳的M,在调教前独傲已经对他所能接受的方式、程度 进行了详尽的交谈,独傲在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详尽的方案。独傲对每个前来调教 的M都要相互详细交流和沟通,做到心中了如指掌,并与M事先约定好安全词和 安全手势,以便在M承受不了时停止,就如一个高超的导演和完美的演员已经把 剧情在心中别具匠心的勾勒出来如何调教……眼前的M在皇宫刑房洗过澡后戴着 面具只露出双眼、鼻孔和嘴,跪拜在老大的脚下,因为要录视频老大非常体贴的 不让M露出面部。老大坐在皇椅上用脚勾起他的脸,M的眼中充满了崇拜和恐惧、 敬畏的仰视着老大。老大用另一支脚摆弄着M的狗鸡鸡,问:「你是不是很贱啊? 你的狗鸡鸡是干什么用的?」M虔诚的答道:「我很贱,我就是老大脚下的一只 贱狗,我的狗鸡鸡就是供老大开心虐玩的玩具,任老大任意虐玩,只要老大高兴 就好。」「哈哈哈,」老大肆意的笑着说:「好,我会让你的狗鸡鸡得到它应有 的调教,我开心了就奖励它——-痛苦,我不高兴了就惩罚它——-更痛苦,贱 狗能接受吗?」「是,任老大随心虐玩,只要不废了它就行。」「呵呵,这可是 你说的,贱狗可不要后悔啊!」老大用脚狠狠地踩着M的龟头在地上捻了几下。 目光里露出几分残忍,心里暗暗说:「贱狗一会儿有你受的……」老大的调教都 是由浅入深,由轻及重的螺旋式方式,让M一点一点的提高承受力,这个M的承 受力老大还是比较了解的,可塑能力算是中上。是个可供老大尝试开发以前未玩 过的虐阳方法、花样,让老大展现能力、小试牛刀的一个M,但是在老大手下被 调教过的M,没有一个不连呼求饶!老大也喜欢玩玩没玩过的方法让贱狗在她手 下生不如死,放声求饶。在刑房冷峻的灯光下,老大踢了一下狗鸡鸡说:「爬过 去,坐在X刑架下面。」M乖乖的爬了过去坐在刑架下,老大的美艳助手走了过 来把M的两只手臂横绑在刑架上,并把M的双腿分开,这时M的阴茎与阴囊都垂 摊在地面上,老大身着黑色女王皮装,黑色的长筒丝袜,黑色的高跟鞋,一身装 扮恰到好处的衬托老大完美惊艳的身材。真的是让眼前的M会眼睛上天堂,身体 下地狱!老大来到刑架前俯视着脚下的M,眼神中露出了残忍和冷酷……
 
  脚下的M现出了崇拜、不安和恐惧的表情,老大和她的助手交流了一个会意 的眼神。「哈哈哈哈,让我们带你去鸡乐世界、鸡时行乐吧!」老大一语双关道。 老大将高跟鞋前头踩在M龟头上说:「先看看车的油门好不好用!」轻柔的踩动 着,老大开始加重了脚下的力度。慢慢将脚踩到了底,狗鸡鸡竟然在老大的脚下 一点一点的勃起……老大反复的抬起、踩下、再到底……M无助的扭动着身躯, 她的助手适时的扭住M的乳头,用力的捻拧着……「哈哈,我再踩个烟头!」 
  老大开始用鞋掌前后左右捻动着M的龟头,并渐渐的加大了力度,抬起再捻 下…
 
  …老大看着助手说:「呵呵,来个金鸡独立。」老大小幅度的捻扭着M的龟 头,然后改为踩踏,慢慢的将另一只脚向后抬起,踩着龟头及阴茎的鞋跟渐渐的 抬起,老大的双手扶住刑架最后只有鞋前掌踩在M的龟头和阴茎上,M开始惨叫 了起来……老大问M好玩吗?M连连摇头又连连点头,她的助手也加大了手指下 捻拧乳头的力度说:「贱狗唱的歌真好听。」老大和她会心的大笑了起来,这样 的姿势保持了十秒左右,老大缓缓的将鞋跟落到地上,M也减小了叫声,如此反 复了几次。助手看得技痒说我也试试,老大和她交换了位置,助手调皮的用鞋前 掌跺了一下M的龟头,M疼的喊了一声,助手说:「开始奏乐!」也同老大般如 此玩弄,老大捻扭M乳头的力度大了许多,最后捏住M的乳头,直到乳头一点点 的滑出老大的手指……M同时发出更大声的惨叫。老大和助手更开心的笑着…… 
  老大和助手又交换了位置,老大用鞋踢了几下M的狗鸡鸡,脱下了高跟鞋, 手扶刑架穿着黑丝的一只美足踩在M靠近根部的阴茎上捻动着,用另一只脚趾抓 捏着龟头继而用足跟踩上龟头,两只脚全踩在M的狗鸡鸡上。助手继续捻扭着M 的乳头,M不断的呻吟嘶叫着……老大这时下来说:「把贱狗绑到X刑架上。」 
  M被双臂和双足分开站着绑在刑架上……助手用手攥着M的阴茎和龟头使劲 的捏了起来,放松再捏……另一只手也开始攥着M的两个睾丸反复捏扭着,M痛 苦的扭动着身体,老大拿来根绳子,助手不失时机一手向下拉扯阴囊,另一只手 向上扯拽阴茎,老大把绳子在M的阴囊和阴茎间用了适当的力度缠了几圈并绑上。 老大扯着手中的绳子开始用力,M随着老大的不断用力而向前痛苦的挺着身体, 助手也拿来根绳子绑在M的冠状沟处同时扯动,M随着扯动痛苦的喊着……助手 突然换过老大手里的绳子从M的胯下穿了过去,转到M的身后,「哈哈哈哈哈哈 哈,看你还如何动?」在身后来回的扯动绳子……M无所适从,痛苦的向老大求 饶……过了一会儿……老大说:「给狗蛋负重,」助手爽快的应了一声,拿来了 负重用的工具,开始一点一点的在M那绑蛋的绳子上加上重量。M被绑的脚痛苦 的扭动着……老大来到M的身前开始牵牛,并问M:「爽不爽啊?狗鸡鸡。」M 咬着牙说:「爽,从来没这么爽过,谢老大的恩典。」老大清楚的知道能如何让 M痛苦而又不造成伤害……助手这时站了起来用手开始捻拧着M的乳头…… 
  一会儿助手转身在诊室拿回了几根截面为圆形的手术缝合针和缝合线,在M 的眼前晃了几下,M知道又有更痛苦的事情在等着他了……M用求助的眼神看着 老大,但老大就像没看到一样,继续着牵牛间或用手弹几下龟头……助手将缝合 针消毒后把缝合线穿到缝合针上用针体在M身上滑动着……慢慢地滑动到M的乳 头处,M好像突然明白什么了,痛苦的摇着头……这时老大将手中的绳子交给助 手,拿起缝合针用另一只手捏起M的乳头,缝合针突然一下就刺进了M的乳头并 缓慢的对穿了出来,老大知道速度决定痛苦的程度。M大声的呻吟着……老大又 来到M的另一个乳头前抚摸着然后捻拧了几下,另一根缝合针同样缓缓的穿过了 M的乳头……现在M的乳头上两根缝合针穿在上面,缝合线向下垂着……助手又 拿起一根缝合针在M的龟头马眼处比划着,另一只手捏住龟头就要穿刺,老大突 然说:「别!」M还以为是老大发了善心,感激的看着老大……谁知老大说了一 句「先不要过多的让狗鸡鸡有流血、造成外伤的调教,一会儿在诊室还有更好玩 的留给狗鸡鸡尝试、虐玩。」因为老大的更擅长的是医疗虐阳调教,乳头在医疗 调教里没有太多的用处,所以在刑房里就物尽其用了,这是下篇的事情暂且不说。 「先放你一马。」老大冷冷的看着M说,M不由打了个冷战……助手会心的笑了 说:「好,一会儿要好好的欣赏老大的技艺,让我开开眼,如果可以我也试试手。」 她们开心的笑着。老大这时拿过绑在M龟头冠状沟上的绳子,一头和一边乳头上 的缝合线拉紧绑在一起,冠状沟处另一头绳子老大也同样拉紧绑在另一个乳头上 的缝合线上……这时M的两个乳头和龟头紧紧的贴在腹部,M痛苦的呻吟着… …乳头和龟头因为拉扯而有些变形,老大用手扯动着绑着M的乳头和龟头的绳子 说:「哈哈,对牛弹琴。」助手也同样的扯动着另一根绳子,M痛苦的晃动着头, 由于阴囊上还有负重坠着他的睾丸,M直挺挺的不知如何能减轻痛苦,只有不断 地求饶。老大踢了一下坠在M睾丸上的负重物,M更痛苦的嘶喊了起来,负重物 如钟摆般的在M的睾丸上悠荡着……折磨仍在继续,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但 M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老大这时用眼角扫了一下M已经因捆绑和负重而变 得充血乌紫的龟头和阴囊,对助手说:「全解开换个姿势。」因被捆绑和负重而 血液不流通的突然通畅M感到瞬间更加痛苦……看着汗流满面和嘴角发干的M老 大体贴的拿来一杯水,M说:「谢老大的恩典!」老大冷冷的说:「演出刚刚开 始。」M不由得颤动了一下身体。稍事休息……老大说:「贱狗鸡鸡,爬到刑架 那里。」M乖乖的爬过去,助手将M仰面放躺在地上,将M的双腿双膝分开绑在 刑架上,双臂也被绑好。老大欣赏的点着头看着助手,M因双膝的捆绑,阴部而 更加向上前方突出……老大扯拽着M的阴茎说:「看看档位好不好用?」
 
  开始前后左右的扯动着M的狗鸡鸡……老大突然把M的阴茎向肛门方向摁下, M痛苦的呜咽着。
 
  助手不知从什么地方拿来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只花和避孕套,花枝已被修整的 表面光滑,根部缠着些许脱脂棉,老大接过花和避孕套将花枝放入避孕套,在避 孕套外部涂了些润滑剂并抹了些在M的马眼处。对着助手说:「唉,可惜一朵鲜 花插在牛牛上了!」助手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老大将花枝在M的马眼处蠕动着 渐渐的将花枝插入M的尿道口……随着老大的不断给力,尿道缓缓的吞噬着花枝 ……M呜咽着,在花枝进入到尿道约17-8厘米时老大停止了运动,另一只手 捋动着M的包皮在尿道海绵体周围刺激并探摸着花枝所进入处在的位置,老大感 觉花枝刚进入到尿道球部就继续向尿道里插进一些,停止在尿道球部中间,以避 免再深入伤害到M的尿道。其实老大是有把握让其进入到M膀胱里的,但老大没 有那么做,要保留到医疗调教时再有更好的方式虐玩……老大捏着靠近龟头马眼 处外露的花枝在尿道里抽插着……「鸡中生枝,」助手说。助手把仍然留在M乳 头上的缝合针拉起松开……配合着老大的节奏,一会儿将两根缝合线一一拉紧绑 到M上方的吊扣上,M感到疼痛难忍,呻吟起来。助手抢过老手中的花枝模仿着 老大的动作,老大拿过根蜡烛点上,让其燃烧了一会儿,蜡烛里聚满了蜡油后靠 近M的龟头开始滴蜡……助手停止了动作,绕动着花枝以便蜡油能滴到龟头的各 个部位……老大接着拔出了M尿道里的花枝和避孕套,助手拿过往尿道里滴蜡的 专用工具,蘸些润滑液,使劲的撑开M的尿道口,费力的插入尿道……直至工具 身体全部进入M的尿道,只留下膨开的头部在龟头处,这时工具进入了约十厘米 左右,老大开始从M的马眼口往尿道里滴蜡,M感到了尿道里高温的灼痛感…… 
  祈求着老大停手,老大看了M一眼说:「这不是狗鸡鸡盼望已久的虐玩吗? 快闭上你的狗嘴,不然烧你的龟头。先做个尿道蜡烛。」M只有暗暗咬着牙继续 承受着。老大转动着蜡烛以便蜡油更快的熔化,蜡油如线一般流入M的尿道,M 感到尿道也像被高温熔化了……快滴至马眼口时将一根棉线立在尿道中间,渐渐 蜡油已满至马眼处、然后溢了出来。继续在龟头周围滴蜡,不一会儿,龟头上也 布满了厚厚的一层蜡,棉线只露出一点形成蜡芯……老大满意的放下蜡烛。M的 狗鸡鸡因为疼痛不停的颤抖着……片刻后蜡油凝固。
 
  老大对助手说:「看过李咏的砸蛋吗?哈哈哈,金花四溅。」助手坏笑的看 着M说:「看过,但没砸过,那里有蛋啊?」老大瞟了一眼M看着M的睾丸说: 「那不是现成的蛋吗。呵呵,试试运气看会不会金花四溅……」老大握拳砸了一 下M的睾丸,M猛的一抖身体,老大又砸了几下,M不停的抖动着身体悲鸣着。 
  助手看到睾丸来回窜动,就拿来了固蛋器,由两块木板组成的中间有个小孔 的可闭合的工具,打开。老大攥住M的睾丸、拽起M的阴囊拉向自己身体的方向, 助手不失时机的将双板夹在M的阴囊根部并开始紧固……片刻固蛋器紧紧的向前 固定、突显出了M的睾丸。助手说我也试试砸蛋。老大说:「控制好力度,别伤 害到狗蛋,」因为老大能收发自如、控制得当,只是担心助手下手没有轻重。助 手顽皮的砸了几下……调皮的说也没看到金花啊。老大哈哈大笑着说:「看我的。」 老大一手扶着阴茎,另一只手开始了砸蛋并不断的微微加力……M拼命的扭动的 身躯,老大阴阴的撇了一眼M对助手说:「看到金花了吗?」M突然连声惨呼: 「老大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金花四溅,眼前全是金花,全是金花……求老大住手。」 并不断的说着安全词,老大和助手笑作一团。老大笑说:「贱狗还挺有福气的啊, 我们都没看到,哈哈哈。」随之停下了手。与助手不停的娇笑着……
 
  老大顺势分开双腿蹲坐在M的面部开始坐脸……M渐渐的呼吸急促,剧烈的 晃动着头部想透口气,老大岂能让他轻易得逞,用手揪住M的睾丸顺着M的节奏 移动臀部……M由于阴部的突然疼痛而停止了头部的晃动,变成了四肢扭动…… 
  老大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抬起臀部,M立即大口的呼吸着难得的新鲜空气 ……
 
  少顷,老大又坐了下去,M在天堂和地狱间轮回。老大再次抬臀,M张大嘴 喘着……几度在天堂和地狱之间轮回……老大问M:「难得吗?」M答:「难得。」 
  「甘美吗?」「甘美。」老大问:「什么难得、甘美啊?」M随口答道: 「空气。」M旋即觉得说错话了,张嘴刚要改口,已经来不及了。M感到突然剧 烈的疼痛起来……老大攥住睾丸扭捏着,M痛苦的喊着:「是老大的味道甘美难 得,是老大的调教难得……」老大满意的松开手说:「贱狗说错话了,该如何惩 罚你呢?把你的狗鸡鸡点天灯。」M拼命摇着头说:「不要,不要,老大。」老 大冷冷的拿起火机点燃了露在M龟头外边的棉线,呵呵,现成的一个龟头尿道蜡 烛。线头慢慢的燃烧着,周围的蜡油开始熔化,渐渐露出龟头马眼……M突然感 到尿道口剧烈的灼痛,如同无数根针同时扎进马眼,看着自己的阴茎万分痛苦、 恐惧的喊了起来。继而不断的说着安全词……老大看着M龟头马眼上跳动的火焰, 也觉得到火候了,怕伤害到M,就吹灭了烛火。M不停谢着老大……老大看M的 马眼处的蜡油,停了一会儿,将尿道蜡烛拔了出来,M的尿道同时涌出了一滩透 明的尿道腺液……老大和助手看着尿道蜡烛的形状探讨说笑着。然后扭头对M说: 「这次饶了你,下次再说错话就让你的尿道变成天灯!挤出你的蛋黄!!」老大 作势挤了一下M的睾丸。M连连称不敢不敢了……老大拍了一下M的睾丸对助手 说:「打开吧。」老大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想试试M的……老大拿来根和麻绳 粗细相仿的绳子,把M的阴茎和睾丸攥住向上用力拉起,仔细的在阴茎根部连同 睾丸用适当的力度一圈一圈的缠绕着,并示意助手将夹在绳子里的阴毛拉出,觉 得缠绕的差不多了就用力的绑好。然后向上尝试着反复拉拽了几次绳子,调整着 绳子的紧度和位置……将绳子顺手拉紧和皇宫刑房顶部垂挂的葫芦吊钩处绑好, 然后缓缓的升着葫芦……原来老大是想看看M的阴茎和睾丸能否承受自己身体的 重量,葫芦慢慢的拉着M的阴部向上升起……M开始呻吟了起来,阴囊被一点一 点拉扯到极限,M身体的重量渐渐转向自己的阴部……背部慢慢的离开地面,M 开始大声的嘶喊了起来……慢慢似乎已到M所能承受的极限,老大停止了葫芦的 升动,注视M的状况……M不停的哀求着老大……老大缓缓的降下葫芦……M感 到一阵轻松,嘴里不停的谢着老大……
 
  老大自言自语说:「该让鸡飞了啊。」示意助手解开阴部的绳子,对助手说: 「呵呵,你先试试如何让鸡飞。」助手盯着M的阴茎看着,然后用脚踢着M的阴 茎,随着脚的运动M的鸡鸡上下摆动着……助手又用上下左右的拍打着M的鸡鸡 ……老大开心哈哈的笑着盯着M的鸡鸡。然后老大示意助手让开,把刚才吊挂M 的绳子拿来,把M龟头上的包皮捋下,将绳子一圈一圈的缠至冠状沟处,又返缠 回阴茎根部,如此反复五圈并在冠状沟前系了个活扣,牵着绳子站到适当的距离 突然扯动绳子,活结猛然打开快速旋转,M的鸡鸡随着绳子的旋转快速的飞舞起 来……M啊啊啊啊啊的叫着,助手笑得直不起腰来。挑着大拇指说:「还是老大 高明。」然后助手也依样试验了一把。老大这时去换了一身装扮和一双特别的铁 跟高跟鞋,特别之处在于鞋跟和香烟般粗细,鞋跟表面光滑细长,鞋根部比中间 稍稍粗了一些,老大来到M的胯下,抬起一只脚在他的眼前晃动了几下,M恐惧 的看着不知会发生什么,老大放下脚坐在皇椅上用鞋跟轻踩着M的龟头,渐渐的 加大力度往复循环,M的马眼里渐渐的又流出了透明的腺液。老大看了她助手一 眼,助手会意的松开了拉扯M乳头上缝合线的手,起身去了旁边拿回一瓶医用甘 油、消毒液和脱脂棉球。
 
  在棉球倒上消毒液,助手开始用消毒棉球擦拭着M的龟头、马眼处和阴茎反 复消毒,老大抬起脚,助手又换了消毒棉球在老大的铁鞋跟上反复消毒,最后用 棉球倒上甘油涂在M的龟头马眼处、老大的鞋跟上。然后看着M坏坏的一笑,老 大用一只脚托起M的阴茎,另一只脚消毒后的鞋跟开始揉动着M的龟头马眼处, 鞋跟开始往M的马眼里缓慢的钻进……老大说「来个钻探鸡,看看龟洞有多深?」 M痛苦的挺着身体但又不敢躲闪,因为他知道老大在调教时的脾气,不然会让他 更痛苦……万一再点个尿道蜡烛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啦!鞋跟一点一点的在M的 马眼里前进,老大开始划圆般蠕动前进着她的高跟鞋根,直到鞋跟再也前进不动 为止……然后上下左右的晃动着鞋,鞋跟在M的尿道里搅动着并开始进进出出 ……M发出了痛苦的呜咽声。助手不失时机的拉拽着M的乳头,折磨在持续着… 
  …助手突然起身拿起一根鞋带在M的眼前晃动着,然后坏坏的蹲到老大的脚 前,将鞋带在M的龟头冠状沟处开始捆了起来,老大赞许的看着助手停止了脚下 的动作,助手在冠状沟处反复缠了几圈并绑紧,又拿来一条丝袜紧紧的缠在阴茎 上绑好,M觉得尿道仿佛被勒断了般,助手看了一眼老大说:「鸡丝广役,再探 龟洞。」老大开始直来直去的在尿道里慢慢抽插……老大这时问M:「狗鸡鸡平 时是干什么用的?」M答:「撒尿用。」「还有呢?」老大继续问,M说:「做 爱用。」「和谁啊?」M答:「女人」这才是老大想要套出的答案,呵呵,非常 阴辣!老大挑起柳眉瞪眼斥责道:「狗鸡鸡竟敢用来玩女人,你配吗?让你再玩 女人?看我好好操操你的狗鸡鸡!哈哈哈哈哈」这时M已经疼的鸡鸡变软,助手 用手扶住阴茎,老大继续抽插、操着狗鸡鸡的尿道……M负痛狂喊:「再也不敢 用狗鸡鸡玩女人了,老大饶了我吧,我的鸡鸡是给老大虐玩的玩具!」老大停止 了鞋跟的抽插,开始缓慢的向外拔出鞋跟……M感到心也仿佛在向外拽出,痛苦 地颤抖着。鞋跟至马眼口处,老大感到有些阻力,稍一给力将鞋跟全部拽了出来, M猛地一抖痛的喊了起来。老大说:「鬼叫什么!」M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 
  老大抬身从皇椅上站起,助手解着M阴茎上的捆绑,老大回身拿起块30厘 米见方的木板,木板上钻有个3-4厘米的孔洞,助手接过木板将M的阴茎从木 板的孔洞穿出,然后在M的冠状沟处又绑上鞋带,将M的龟头固定在木板上,这 时只留龟头露在木板外。老大看着挂满各种鞭具的墙,思索着……老大对每一种 鞭具的运用都特别得心应手……老大从墙上拿下一根皮散鞭,说:「呵呵,击鞭 坠蛋。」用散鞭浮抽着M的龟头,并间或抽几下M的睾丸,M随着鞭子的落下抖 动着……老大又换了一根调教杆鞭开始抽打M的龟头……M惨叫着。老大并不理 会M,继续抽打着。M挣扎着试图将龟头从木板孔洞拽出,无奈龟头已被固定, 反而越拽越痛,老大和助手看着M的企图哈哈大笑……老大这时转身看着墙上的 鞭具一一走过,最后拿起了做工精致的皮蛇鞭,在手里把玩着,又向空中用力挥 舞了几下,蛇鞭撕裂空气发出了尖利的呼啸。M恐惧的说不要,并拼命摇头…… 
  老大用鞭梢戳着M的龟头说:「蛇鞭对狗鞭,非常般配。呵呵,看看哪个厉 害?」挥鞭作势大力的抽了下去……M连连说不不不。老大在蛇鞭快接近M的龟 头时收住了力道,只是轻轻的落在M的狗鞭上,陆续几鞭都是如此,M松了口气, 但这时老大落下的这一鞭加大了力道,M惨叫一声,蹦了起来……老大将蛇鞭递 给助手说:「你也试试,不要太大力了啊。」助手也依样抽了几鞭。老大又拿过 同样的一根蛇鞭,助手停止了抽打。老大一点一点加大力度抽打着狗鞭,每一鞭 后停顿一下,观察着M的表情……再抽下一鞭,以免M因连续的抽打叠加更大痛 苦而早早求饶,同时变换着站位和鞭打的角度,左右上下前方面面俱到。时而抽 在马眼口……M扯着已干哑冒火的嗓子嚎叫着,大家都知道鞭子抽打在皮肤上就 已让人疼痛难忍,哪抽打神经末梢密集而稚嫩的龟头会更是什么样的惨痛吗?常 人恐怕难以想象……老大用手拨着M的龟头看了看,龟头已略有肿大隐约布满鞭 痕……老大心藏暗机问M:「抽了狗鞭几下了啊,告诉本尊。」M头顿时懵了, 当时疼得只顾嚎叫了,哪有心思又怎么能想到去计数呢?只有暗暗叫苦说:「老 大,狗鸡鸡没数。」老大边拨弄M龟头边说:「这可是你自找的,哈哈,找抽啊! 
  现在数好了啊,不然还继续抽狗鞭。」老大挥起蛇鞭抽向了M的狗鞭……还 是一鞭一停顿、稍加力度,龟头左右和马眼处各两鞭。M疼的全身抽搐……连连 求饶。老大冷冷的问M:「几鞭了啊?」M马上回到:「六鞭、六鞭,老大。」 老大和助手开心的笑着……老大学着毕福剑星光大道的语调笑着说:「现在开始 倒计时,我数五个数,五……四……三……二……一。」五鞭随之不同部位抽打 在M的龟头上……M负痛大喊起来,老大娇笑着说:「现在我宣布,本轮冠军是 ……
 
  蛇鞭!」一手举起蛇鞭,另一只手和助手击掌相庆,老大和助手同时喊着: 「耶……」然后开心大笑。M的龟头之上此时布满丝丝蛇鞭抽打的血痕、个别地 方渗出微微的血珠、龟头已见肿胀充血……阴囊也略现肿胀,M因不敢喊痛,只 好不断的吸着气来减轻痛苦。老大问M:「服不服啊?」M连连说:「服、服, 心服口服。」这时助手解开M龟头上捆绑的绳子,老大托着M的阴茎仔细观察, 怜惜的说:「可惜了啊,如果不留做医疗调教还要虐玩它,就把它抽成鸡丝。」 刑房调教暂告结束,医疗调教即将开始。《尊老大的旨意,调教过程中间删去1 500字,N种老大的独门虐阳方法。由老大定夺是否透露!》欢迎回帖,发挥 自己的想象说出新鲜的方式。视回帖情况,如回帖踊跃就发表医疗部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很Q的电鱼 金币 +33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1-24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