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梦](第三章)(06)[作者:缅怀]
[梦](第三章)(06)[作者:缅怀]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干 狠狠撸 狠狠日 夜夜撸 撸一撸 狠狠射]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41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觉醒(六)
 
          --色狼的真相-- 六月一日 星期三
 
    车忠哲,名流美容院的常务董事,正在爱奴之心俱乐部的密室里,一边听张 真向他报告爱奴俱乐部的情况,一边看着监视器里冯可依的盗摄影像。
 
    日前,张真向他汇报,冯可依最近一段时间,每晚都要进行一场或几场激烈 的自慰后才熄灯就寝。于是,吃过午饭后,下午没有什么安排的车忠哲便来到爱 奴之心俱乐部,惬意地靠在沙发上,欣赏着监视器里眉目含春的冯可依成V字形 地舒展着双腿,一只手揉着经过丰胸手术后变得丰满高耸的乳房,另一只手快速 地动着、在无毛的阴户上激烈自慰的画面。
 
    “可依怎么这么骚呢!真像一个发情的牡犬,嘿嘿……”车忠哲喝了一口红 酒,脸上浮起淫笑,感慨着。
 
    “可不,用牡犬形容再贴切不过了,嘿嘿……”张真哈着腰,不留痕迹地附 和着。
 
    “嘿嘿……牡犬,有意思。”车钟哲喃喃地说道,因酒精而泛出血丝的眼中 露出若有所思的目光。
 
    “董事长,有贵宾想要购买林冰莹和晏雪,您的意思是……”张真一边给车 忠哲斟酒,一边小心地问道。
 
    “哪些贵宾?”似乎注意力都被不住发出淫叫的冯可依吸引过去了,车忠哲 漫不经心地问着。
 
    “想买林冰莹的是皓月房地产公司的老总王总,还有秀丰食品集团公司的周 先生一直对晏雪垂涎不止,这次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定要把晏雪弄到手。” 
    “周先生啊!嘿嘿……拒绝他好几次了,他还这么锲而不舍,看来对晏雪情 有独钟啊!好吧!把晏雪的价格翻一番,他要是不嫌肉痛,就卖给他。至于林冰 莹,那是非卖品,爱奴之心离不了她,而且美琪还没有玩腻。我这个女儿啊,每 天不狠狠抽林冰莹几鞭子就睡不着觉,还是不要激怒她了……”提到女儿,车钟 哲眼里发出一股宠溺的柔光。
 
    “董事长,您说的极是。”张真赞同地连连点头,张美琪的娇蛮他可是领教 过的,真要是把林冰莹从她手上夺走,硕大的名流美容院都不够她一个人拆的。 
    车忠哲皱着眉想了想,说道:“皓月房地产公司的王总有些麻烦,这样吧! 林冰莹每月给他玩两次,一次不能超过一晚,价格上给他九折。”
 
    “明白了,可是董事长,晏雪卖出去后,爱奴之心就没有像她那么出色的母 狗奴隶了,您看,需不需要补充几个进来啊?”
 
    “的确,最近卖出的有些多了,这样,再补充两个,张真,这么说,你有好 的人选喽?”车忠哲斜睨着张真,问道。
 
    张真一阵心虚,车忠哲利剑般的眼神看透了他的内心。
 
    “董事长,您看,我们公司信息测评部主任刘裕美和情报体系再构筑特别行 动小组冯可依的助手王荔梅怎么样?对刘裕美,我有一点点私心,这个女人太傲 慢了,真想把她调教成母狗奴隶啊!可是董事长您放心,刘裕美绝对符合我们选 拔的标准,我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这件事上开玩笑。”老老实实地说出自己的私 心后,刷的一下,张真重重地弯下腰,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向车忠哲道歉。 
    “不用那么紧张,每个人都有私心,只要心向公司,不耽误大事就行了,调 查过了吧!介绍下她俩的情况吧!”车忠哲对张真的态度很满意,没有深究。 
    “谢谢董事长,是董事长栽培了我,我对您的忠心,日月可鉴……”见车忠 哲有意采纳自己的建议,张真大喜。
 
    “好了,开始介绍吧。”车忠哲摆摆手。
 
    “是……刘裕美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由做税务师的母亲抚养成人。去 年,她的母亲因车祸身亡。刘裕美的生父,现已再婚,生育了三个孩子,自离家 后便与刘裕美断绝了联系,连前妻的葬礼也没有参加。刘裕美没有男友,没有兄 弟,祖父母早就去世了,可以说刘裕美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天涯孤女。”
 
    “哦,原来对你傲慢的刘裕美是个天涯孤女啊!怪不得……嘿嘿……”车忠 哲满意地点点头,示意被他打断的张真继续。
 
    “王荔梅的父亲是驻扎在安哥拉的武官,母亲也随父亲赴任去了。王荔梅没 有男友,一个人居住在父母的房子里,只有父亲每年一次的归国述职时,她才能 与父母见面。这回,王荔梅父亲的归国述职的日期是年底,我想,调教的时间应 该是非常充分了。”张真松了一口气,继续介绍道。
 
    听完张真的介绍,车忠哲放下酒杯,把手指放在额头上沉思了一会儿,然后 说道:“好吧,就她们俩儿吧!不过,情报体系再构筑这个项目对名流美容院非 常重要,在完成之前,她们不能常驻爱奴之心,还需要在岗位上工作。具体的调 教事宜,你跟月光俱乐部的朱天星商量吧!记住,再对刘裕美有怨念,也不能把 她玩残了!”
 
    “是,董事长,您就放心地交给我吧。”张真一个立正的动作,眼里露出隐 藏不住的肆虐火焰。
 
××××××××××××××××××××××××××××××××××× 
    “组长,张部长的电话。”冯可依把电话递给李秋弘。
 
    冯可依的微笑还是那么春风拂面,李秋弘接过电话,在心里忖道,可依的笑 容,真是抚慰身心啊!只是,人不可貌相,谁能想到拥有这样笑容的她会在电车 里做出那样的事,而且还淫水直流……
 
    通完电话的李秋弘,悄悄观察着坐在他对面、正以专注的表情修改方案的冯 可依。昨晚张翔一讲述的话令他无比震惊,可是又由不得他不信,李秋弘陷进了 回忆中。
 
    在抓获张翔一的时候,从他湿漉漉的手指上沾到的液体是冯可依情欲勃发时 分泌出来的爱液。这件事给了李秋弘不小的打击,这几天他一得闲,就想着这件 事,脑中尽是当时掌心中微腥的湿迹。
 
    昨天,临近下班时,冯可依和王荔梅正在整理桌子上的资料,一不小心,王 荔梅手里的笔掉了下来。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冯可依本能地向前一扑,一只手 臂快速伸出去,接住了快要掉在地上的笔。
 
    冯可依像芭蕾舞演员似的脚尖蹬着地面,向前弹跳着身体,整个身子几乎趴 在了办公桌上。这时,李秋弘正好走到冯可依身后,冯可依的喇叭裙摆向上翻转 着,被白色的吊袜带吊住的长筒丝袜和洁白光润的臀部一下子暴露在眼前。 
    李秋彤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香艳的一幕,丰满鼓翘的臀部赤裸着向后撅着, 在细致润滑的肌肤上勾勒出一个轮廓极美的曲线,那夺目的雪白闪耀着光华,似 乎要灼伤自己的眼睛。
 
    不会吧!竟然没穿内裤……李秋弘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在两个半桃形的 臀部中间,他看见有一块窄小的白布在臀沟若隐若现。
 
    原来是丁字裤啊……丁字裤细细的布带似乎被丰盈的臀部吞进去了,不仔细 看还真看不出来,李秋弘不由舒了一口气,像逃似的慌忙走出了办公室。
 
    穿那么淫荡的丁字裤上班,可依,你真的那么饥渴吗……一路上,李秋弘感 到自己很焦躁,很想找个人打一架发泄一下,他在心中问自己,是因为冯可依女 神般的形象在心中崩坍的缘故吗。
 
    现在淫荡的冯可依就像一支箭,记忆里坚贞优雅的冯可依是一把盾,矛和盾 不住在脑中交锋着,谁也赢不了谁。实在不能忍受煎熬的李秋彤准备把张翔一约 出来,仔细盘问他猥亵冯可依的全部过程。
 
    张翔一的讲述给了李秋弘更大的打击。
 
    据张翔一讲,猥亵冯可依的过程异常顺利,就像是两个大胆的情侣事先约好 玩电车痴汉来体验刺激的快感似的,就算夸张了些,事实也差不了多少,没有他 想象中的拒绝和反抗。而且冯可依的下身没有阴毛,光溜溜的,摸在上面手感非 常的好,她的阴唇上还挂了一对下流的银环,阴户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爱液特 别多,没摸几下,手指就湿了。
 
    张翔一还告诉李秋弘,他不喜欢冯可依戴她老公给她的银环,于是在网上买 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款式送给她。他没抱多大希望冯可依会戴上,结果冯可依真的 戴上了,还全盘按照他的要求,放下了头发,脱下了内裤,在他指定的候车地点 等他。
 
    在张翔一开始讲述的时候,李秋弘根本不相信,认为这是一个毛孩子在满足 虚荣心,幻想出来的。他耐心地听着,无数次克制自己想要狠揍他一顿的冲动, 可是越往下听,就越震惊,待听到最后,李秋弘感到自己一点信心也没有了。 
    今天,可依的丁字裤里隐藏着张翔一送她的银环吗!可依,你怎么能这样, 不仅穿着淫荡的丁字裤,还戴着那么下流的东西上班……李秋弘像头暴怒的公牛 似的,充满血丝的眼睛通红狰狞,拳头紧紧握着,好想扒开冯可依的内裤看看, 是不是真如张翔一所说,戴着下流的杠铃形饰坠银环。
 
    张翔一惊恐地看着在暴走边缘的李秋弘,李秋弘一边恶狠狠地瞪着张翔一, 一边回想冯可依最近的变化。的确,冯可依最近变得很多,虽说衣着打扮还同以 前一样,但明显变得更加美艳、更加性感了,眼眸里总是朦胧的、慵懒的,似乎 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李秋弘缓缓松开握紧的拳头,把视线从他瞄了很久的张翔一的脑袋上移开。 不是他不想揍这个可恶至极、占尽了冯可依便宜的大男孩,相反他是用出全身力 气才压下了把张翔一打成猪头的冲动,因为他才得知张翔一竟然是他们咨询鉴定 事业部部长--张维纯的儿子。
 
    方才张翔一讲他有一个很讨厌的父亲,从来不关心他和他的母亲,只知道在 外面花天酒地,玩女人。两年前,在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醉得半死的父亲被他 的属下们送回家,就是那时,张翔一见到了冯可依。
 
    属下们扶着父亲,献殷勤地忙前忙后,而冯可依就如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清 荷,静静地站在一边,清秀的脸上似有无奈,略带不屑地瞧着宛如一场闹剧的场 面。瞬时,张翔一对冯可依产生了极大的好感,感觉她就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 从那天起,张翔一就对冯可依念念不忘,脑海中不时浮起冯可依娥眉微蹙、楚楚 动人的样子。
 
    后来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偶然在月台遇到冯可依,张翔一鼓起勇气冲过去, 想跟他心中的女神说说话。可是,在满员的电车里,他无意中触到了冯可依的臀 部,一时间,身体好像全然不会动了,手僵硬地贴在丰满的臀部上,想缩也缩不 回来,心中充斥着巨大的兴奋,感到一种激爽的性的快感,裤裆里的肉棒霎那间 膨胀起来。
 
    他为自己下流的反应感到羞耻,可是冯可依的反应更让他惊诧,竟然不躲不 闪,也没有呵斥自己,只是脸上浮起红晕,羞涩地站立着。手可以动了,张翔一 又不想缩回来了,他在心里骂着自己的卑劣,可青春的躁动和无法抵御的快感却 使他想再进一步。终于,魔鬼占据了他的内心,张翔一慢慢地撩起了他心中女神 的裙子。
 
    李秋弘记得两年前的八月,冯可依正好被总部派到汉洲,协助他们咨询鉴定 事业部做一个大方案,至于冯可依是不是像张翔一说的那样,他还有些不信,心 中突然升起一个邪淫的想法,想自己亲身体验一番。
 
    “我在她耳边轻唤淫荡的M女姐姐,她就受不了了,火热的身体软软地跌在 我怀里,被下流的语言送上了高潮。她好像真是一个M女,听不得那些令她羞耻 的话。”
 
    张翔一评价冯可依的话在脑中不断回旋着,久久不落,呼吸不禁变得急促起 来,心中充满了熊熊欲火,在无法抑制的兽欲支配下,李秋弘隐瞒了他是张维纯 的副手的事实,厚着脸皮,以公开事件来胁迫被他吓唬得服服帖帖的张翔一,逼 迫他答应,让自己在电车里亲自验证冯可依是不是如他所说的那样,是个不折不 扣的M女。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6-24更新.